艺术留学规划
请输入真实姓名
您输入的手机号码不正确
您已预约成功
稍后顾问老师会与您联系

赚钱的话那还是艺术家吗?艺术与商业到底该如何共存?

2021-03-29 08:57:02 留学指南 201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ing to get.”

#01

盲盒风靡,实力剁手

近年来,盲盒出现在越来越多人的视野当中,成为年轻人追捧喜爱的玩物。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正值街头文化的高峰期,街头文化延伸到音乐、影视、时尚等不同领域,同样也用在模型玩具上。

2.jpg

当前潮玩界最知名的KAWS,最早便是和日本服饰品牌Bounty-Hunter’s联名尝试潮玩。玩具公司Medicom Toy于2001年推出的BE@RBRICK,则创造了平台型玩具的玩法,请不同品牌、设计师、艺术家在空白BE@RBRICK原型上创作,作为联名限量版发售。

3.jpg

而Michael Lau与Eric So这样的设计师,则将潮玩从附加商品变成了个人品牌的主要产品。如今,依据中国最大电商平台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在盲盒产品上年花费超过2万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20万,其中最顶尖的购买者甚至会将金额拽拉到百万级别。

而在泡泡玛特的会员体系中,目前已经累计收获超320万用户,复购率更是达到的58%,并且在2018年和2019年的双十一节日更是分别收到2700万和8200万的销售佳绩,跻身某电商平台第一位。

#02

为何潮玩产品突然爆火?

以泡泡玛特为例,泡泡玛特之所以获得成功是因为其受人喜爱的产品外形和“盲盒”富有特色的商业模式。不同于有动漫、游戏、影视作品作为背景的手办产品,艺术玩具和消费者之间没有前期累积的情感联结,通常是纯粹由外形所引发的冲动消费。

除此以外,对未知的期待也是盲盒的魔力之一,让以年轻人为主的消费者沉迷其中。对一些消费者来说,当拆开盲盒时,他们的身体会产生多巴胺,即已知的能引起快感的化学物质。

4.jpg

在心理上,如今处于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状态,年轻人其实往往是最忙碌并且有压力的,他们追梦但也需要独特的方式表达自己、取悦自己,他们也需要感受到陪伴,甚至是一种精神的投射关系,从而得到慰藉,于是学会了在积累“财物"中寻求安慰。

而这种“财物”的介质可能是游戏、球鞋、潮玩以及其他各种收藏爱好等等,像柠檬就特别喜欢收集一些闪闪发光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摆在家里每次看到的时候都会给我到心理上的慰藉以及安全感。

所以这是大家在相互认可的文化中形成一种集体意识,集体人格,找到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对应的是一个时代里精神层面的“情绪价值”。

#03

艺术与商业的结合

2010年成立的泡泡玛特起初是“小百货”的模式,随着电商兴起,作为线下零售的泡泡玛特生意就变得难做。

通过日本的玩偶“Sonny Angel ”高增长高复购的启发下,泡泡玛特突然看到了潮流玩具这个全新的市场和领域,这些尚未被商业化的设计作品,“就像找到了在餐厅唱歌的周杰伦”。

于是泡泡玛特就开启了全球艺术家的发掘之旅,简单来说,就是艺术家专注于设计,而泡泡玛特则帮助其完成一系列的商业运作。

5.jpg

前段时间泡泡玛特推出了一个新的系列【Modoli看起来很好吃】,Modoli家族开启了一段美食之旅。此次作品的呈现是来自于泡泡玛特与设计师鲍永亮的一次合作。

提起鲍永亮,似乎就不得不提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作为主创成员之一,他与团队一起塑造了这位点亮梦想的灯笼宝宝,也凭此成功进入大众视野当中。

6.jpg

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图片来源于网络

Modoli家族同样如此。鲍永亮谈到,他学生时代就对中国传统美文《桃花源记》里面的人和物魂牵梦绕。那位充满着好奇心与探险精神“武陵人”;那片“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世外净土;那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都深深吸引着他。

于是,鲍永亮把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搬到了自己的作品中。不管是角色设定还是空间架构,我们从中都能看到桃花源的影子,“但我肯定不会把陶渊明老先生的《桃花源记》照搬过来,我一定是讲另一个故事,就像《七龙珠》一样,把孙悟空的所有故事都变了,我是想做这样的事情。”

具体到潮玩而言,鲍永亮更加坚信这样的理念:潮玩应当是艺术家或设计师发自内心的精神呈现和传递,表层的象征符号不见得意味着中国精神。他认为,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不管是在城市,还是乡村,内心深处都一直受着乡土自然的感召,这种深入到骨血的涵养甚至可以代代传承,成为社会记忆。

7.jpg

在特定时刻,骨子里的东西能够在大脑中聚为化学反应,“艺术是化学的,你所看到的火车,你所看到的蚂蚁,包括你喝了一口什么样的水,都会激发你很天然的反应。”

永亮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中国式潮玩”或者“中国人的潮玩”的实现并非易事。“其实我也在找,但是没有完全找准,的确挺难的。”

这具体到潮玩设计当中,还涉及到艺术与商业的碰撞与冲突。所以说艺术与商业并非水火不容,而是共生。如何能够在资本运作当中保持清醒而独立的个性,才是问题所在。

就像鲍永亮说的一样“有的人现在赚了不少钱,我相信他依然是艺术家,但是有些人可能天天拿着画笔,也有可能是一个企业家。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秤。”

柠檬觉得也正因为这些潮流产物的出现,人们与艺术之间的距离也被拉近,长期以来,艺术圈都被认为是曲高和寡的存在,“高门槛”的界定拉开了大众与艺术的距离,这也就注定了艺术是少数参与者的游戏。而艺术与商业的结合从某些角度来讲则会带来艺术市场高速发展,以及人们审美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