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让我们关注抑郁症,从艺术治疗开始!

2019-10-18 02:23:32 留学指南 624

我们这一代人,发现自己与世界很疏离隔膜,很孤独,无法与世界直接沟通,我们曾经一度向世界呐喊,渴望外界听见我们的声音,但是得到的往往是冷漠的回应,无情的嘲笑,孤独、疏离,随之迷茫!

十几年前,张国荣的死让人们对抑郁症有了新的认知,近期韩星崔雪莉的死亡重新将抑郁症的话题带到了大众眼前。

抑郁症究竟有多恐怖,有人这样形容抑郁症:它可以让人抵抗自己的本能,放弃活着的机会,不顾一切的求死。

当一个人开始不择手段的以各种方式放弃自己的生命,卧轨,跳楼,吃安眠药,没有一个不是痛苦至极。

抑郁症没有所谓的模样,有些人笑着却想自杀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估计,全球有逾3亿人罹患抑郁症,约占全球人口的4.3%,其中中国有5400万患者,相当于100个人里至少有3个抑郁症患者。抑郁症的发病率及相关自杀率也居高不下。

如此庞大的抑郁症群体,如此高的自杀比例,如何关注抑郁症患者?给予抑郁症人数更多的关爱呢?

Gillian Wearing 我是绝望的 1992-93

事实上,对于抑郁症的探索在艺术界并不陌生,艺术治愈这个并不高深的专业也在慢慢走进大众的视野。

艺术治愈——当语言难以传达的时候,就用艺术创作这种安全而隐秘的方式,进行宣泄、倾诉与自我梳理,获得生理、心理与情绪上的疗愈。

在艺术治疗中,有各种各样的美术材料:蜡笔、水彩、黏土、泡沫纸、木块……

The Joy of Life, Henri Matisse, BetweenOctober 1905 and March 1906, 176.5×240.7cm, BarnesFoundation

在这里,除了画画、捏塑、做剪贴画这些常见的艺术创作方法外,还有通过使用玩偶进行角色扮演、设计通关游戏、拍摄定格漫画等各种与艺术和表达相关的活动。

那些难以用语言来描述,或者令人不安的想法和感受,通过艺术创作中的形状、色彩等被赋予意义之后,变得不那么难以承受和表达了。



“在这个因沉痛与孤独而异常冰冷的世界,还好人心是温暖的

Tumblr人气插画师Sparrows

用画笔描绘了每个人内心的孤寂与渴望

却治愈了无数人的心

简单的一张图、一句话,诉说着一种情绪

在插画里,也许我们也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即使孤独围绕着你转

生活始终在单调无趣地上演着

但只要你发现生活的地方

天空足够蓝,阳光足够好,生活也会随之变得明朗了起来

你开始明白

所有感到的寂寞

所有那些完全不知所以的、令人厌烦的人际关系

所有的无聊和乏味,并不应该作为人生的主要烦恼而存在

艺术家的方式

也可以是你的方式

你可以在画纸上肆意的绽放你的想法

任意的泼洒色彩,不必在意任何人的目光

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人们可以意识到每天都像是一张新的白纸,我们永远可以从零开始,重新出发,即使在某个时刻犯下错误,也可以从头再来


艺术可以挣脱身份和场地的束缚

人可以在认可场合下进行艺术的创作

艺术疗愈师Ann E. Lawton曾在洲级监狱中,与女犯人们工作了两年,在橙色的监狱服和漫长的刑期之中,希望几乎是奢求。

即使是一只笔、一管铝装颜料,都会被视为是危险品,一旦发现即被关进禁闭室。不断有女犯人向他们倾诉痛苦,祈祷生活中的闪光和新的促进机制的出现,而Ann为她们提供了颜料、胶水,和无限的尊重,于是一个个故事在画纸上被展开。

Ann惊喜的是,这些监狱的女工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里面,依旧没有放弃用艺术表达自我,没有材料,就借助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材料,用除臭剂溶解杂志的涂层来作颜料、手指来作笔、用牙膏当胶水、用报纸作剪贴材料来创作艺术。即使在最艰苦的环境下,人也需要创造艺术、表达自我。

艺术不能治愈伤痕,但是能疗愈伤痛

从20世纪末切尔诺贝利核泄漏、阪神淡路大地震,到在21世纪初的911恐怖袭击、泥沼化的伊拉克战争,抑或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核电站泄漏事件,伤亡惨重的印尼大地震——不论是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还是恐怖袭击、战争等人为悲剧,“灾”似乎如同逃不掉的厄运,一直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

创伤使受害者沉默了,但是艺术可以帮助那些遭受战争心理创伤的人开始开放和治愈

艺术疗愈师Melissa Walker说,伤痛堵住了受害者的嘴。当伤害发生之后,人们反而会选择闭口不谈,因此永远难以愈合。

因此,Melissa Walke致力于帮助康复中的服务人员在创新的环境中安全表达自己的深刻思想和情感,Walker于2010年在美国国家无畏卓越中心设计了康复艺术计划,在该计划中,她与患者一起制作了口罩,这是一种帮助他们的有效机制表达他们看不见的伤口。


“面具会使最内向的人滔滔不绝。”做面具雕塑的方式,帮助他们自我表达,并且寄寓内心伤痛的记忆,直面它,与之共处。

额无数个老兵参与了这个计划当中,他们通过制作各式各样的面具,在面具中跟伤痛告别。



通过创作一幅拼接画来释放心里的怒气,根据成长的记忆即兴表演一场话剧,或者随心所欲地把自己的想法画成一幅画……其实,艺术走进心理治疗并不是最新出现的事情,而现在,在许多心理治疗机构都能见到艺术的身影,无论是对于自闭症病人、轻罪犯人、抑郁症患者,甚至是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普通人来说,艺术因其独有的治愈功效而广受欢迎。

而如今艺术疗法正在从边缘化走向主流,越来越多越的高校纷纷开设艺术治疗这一专业,例如,在美国众多艺术院校中都纷纷开设艺术治疗这一专业:

Pratt Institute | Art Therapy and Creativity Development M.P.S.

Pratt的艺术治疗项目学制两年,需要完成53个学分。该项目结合了创造、美学、和心理诊疗理论,课程主要通过艺术与丰富活动等形式去帮助学生获得心理治疗的方法与技巧。这个项目很适合想要将已有的丰富的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的同学们。

School of Visual Arts |

MPS Art Therapy

同样是两年制的硕士项目,SVA的课程将认知、情绪、行为习惯和社会结构结合在一起并应用于艺术治疗中。地处纽约,有益于艺术治疗方法的临床应用,学生作为艺术治疗师在纽约可以积攒更多的实习经验。并且学校紧邻曼哈顿,学生可以有更多机会接触博物馆展览馆等资源。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

MA in Art Therapy and Counseling

芝加哥艺术学院的该项目于经1989 American Art Therapy Association 批准成立。这个项目非常适合研究生毕业后考取注册艺术治疗师或者想要获得艺术治疗协会(Art Therapy Credentials Board 简称ATCB)认证的同学,项目的整体要求接近于Illinois counseling exams或者其他州设立的同类型执照考试。学生通过这个项目将进一步理解在多种语境下心理治疗的应用。